Activity

  • Wolf Broe posted an update 4 days, 17 hours ago

    ougs1精品小说 《唐朝貴公子》- 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 -p2Cskd

    小說 – 唐朝貴公子 –
    唐朝贵公子

    第四百一十二章:感激涕零-p2

    想到没有了自己在这个世上,没有了自己的袒护和庇佑,皇帝这么个如钢铁一般的性子,再搭上太子这烂漫的性情,这世上再没有人给他们父子二人居中调和,天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长孙无忌莞尔一笑,现在突然出了长孙皇后的事故,似乎一下子让长孙无忌感慨良多,生命如此脆弱,有的人说不见就可能不见了,这些年,他醉心于官场,每日都在揣摩人心,现在突然有一种大江东去不复返,人还是该珍惜眼下的心思。

    这是长孙皇后的真心话。

    虽然李世民是想说一些私话,不过一群大男人凑在一起,很快这话题,便又关注到了朝中。

    任何太子一旦被废黜,结局都是极悲惨的。

    李世民道:“百济那里……听闻是其王太子登基,这王太子成了新的百济王。而现在的百济王,却还在长安。百济国可能已派出了遣唐使,不日将抵达长安,正泰,对这百济国,你应当是知情的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    李承乾眼角的余光,感激的扫了一眼陈正泰,而后乖巧的应下:“是,儿臣记住了。”

    这算是把话说死了的节奏了,陈正泰自觉无话辩驳了,只好乖乖地道:“喏。”

    所以陈正泰决定再三推辞,好歹陛下给一点实惠性的东西吧,哪怕是多给几块地也好啊。

    至于时刻入宫?也许很多人都觉得这是殊荣,可在陈正泰看来,这却也未必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  可他是嫡长子啊ꓹ 又是自己亲生的,他将来不做天子ꓹ 谁来做呢?

    “派遣流官?”李世民愣了一下,忍不住道:“既然不置州县,派流官做什么?”

    当然,现在的百济国,可谓是风雨飘摇,他们倒是想不接受都难。

    而是他很清楚,陛下对于冲儿的态度得到了根本性的转变,陛下一旦对长孙冲的态度变成了信任,那么对于长孙家的未来而言,必是有着巨大的裨益。

    可李世民却坚持道:“且不论你我乃是君臣,但说长者赐,不可辞,却之不恭。也不能这般一味推辞了。就这样吧,往后要时常入宫来拜见你的母后,看看你母后的身体。”

    进了楼,他率先坐下,接着又命人赐座。

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这算是把话说死了的节奏了,陈正泰自觉无话辩驳了,只好乖乖地道:“喏。”

    随即,李世民亲自到了武楼一趟,这里的火已熄灭了,值守的宦官和禁卫个个吓得面如土色,纷纷来请罪。

    “不是使者。”陈正泰很认真的道:“而是要让百济国专门设立一个官署,此官署名,可称为监察院或是御史院等等,主官由我大唐派出,最好从御史里挑选,抵达百济国之后,负有记录百济朝廷动静,纠弹百济百官朝仪,侦察与逮捕贪赃枉法的百济不法官吏,同时,在这监察院之下,还需设有一个专门的监狱,负责审问和关押。当然,名目上,这个监察院,还是隶属于百济国,只是所有的官吏,都受我大唐派出的御史指派。”

    当然,现在的百济国,可谓是风雨飘摇,他们倒是想不接受都难。

    李世民则是高兴地道:“你们何罪之有呢?说起来,你们救火还有功劳呢,每人赐一个金饼吧。”

    “陛下,有了这三条,这才算是有了藩属之实,而非我大唐只取百济国一个名分。”陈正泰似乎对此,有过很深的考量。

    不是我陈正泰的,这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哪。

    长孙皇后随即道:“陛下,臣妾有些乏了,当歇一歇,现在已无事了,陛下就不要担心了。”

    所以陈正泰决定再三推辞,好歹陛下给一点实惠性的东西吧,哪怕是多给几块地也好啊。

    其实这话,真不是谦虚。

    所以陈正泰决定再三推辞,好歹陛下给一点实惠性的东西吧,哪怕是多给几块地也好啊。

    于是众人便随李世民至文楼,这文楼在宣政殿的左侧,与武楼相对,不过李世民不经常来,他不喜欢文楼这个名,太酸腐。

    “这其三,便是准许百济各州县与我大唐通商,甚至建立供我大唐商贾们歇息和交流的商业会馆。”

    李世民细细地观察长孙皇后的气色,觉得不错,此时总算放下心来。

    就在方才,即将弥留之际,长孙皇后以为自己与这个世界将永远隔绝的时候,除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惋惜之外,便是担忧这个儿子了。

    紧接着,陛下的这一句你生了一个好儿子,令长孙无忌顿时心花怒放。

    于是他道:“既如此,那么观音婢好好休息。”

    长孙皇后随即道:“陛下,臣妾有些乏了,当歇一歇,现在已无事了,陛下就不要担心了。”

    毕竟一开始,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妹妹驾崩的痛苦之中。转过头,发现自己的儿子竟把武楼给点了,长孙无忌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下要完。可谁晓得,转眼间,大悲竟又变成了大喜,原来儿子烧了武楼,是因为要救自己的姑母。而自己的嫡亲妹妹,竟是死而复生了。

    长孙皇后觉得自己已经死去了一次,正因如此,才知人生可能随时遭遇不幸,因而做了这么个交代。

    其实这话,真不是谦虚。

    说罢,他便带着太子和陈正泰等诸人出了寝殿。

    长孙无忌忙道:“是臣的错,平日走动的少了。”

    此时不免对李承乾道;“太子,你这师兄是很有本事的人,众皇子和你年龄相差不小,你们兄弟之间,难以守望相助。可陈正泰既是你的师兄弟,也是你的妹夫ꓹ 你素来性子急,凡事要多听听他的意见。”

    就在方才,即将弥留之际,长孙皇后以为自己与这个世界将永远隔绝的时候,除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惋惜之外,便是担忧这个儿子了。

    于是众人便随李世民至文楼,这文楼在宣政殿的左侧,与武楼相对,不过李世民不经常来,他不喜欢文楼这个名,太酸腐。

    不是我陈正泰的,这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哪。

    李世民若有所思地看着陈正泰:“看来你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    “嗯?”李世民狐疑的看着陈正泰:“你继续说下去。”

    长孙无忌莞尔一笑,现在突然出了长孙皇后的事故,似乎一下子让长孙无忌感慨良多,生命如此脆弱,有的人说不见就可能不见了,这些年,他醉心于官场,每日都在揣摩人心,现在突然有一种大江东去不复返,人还是该珍惜眼下的心思。

    说罢,他便带着太子和陈正泰等诸人出了寝殿。

    李世民道:“百济那里……听闻是其王太子登基,这王太子成了新的百济王。而现在的百济王,却还在长安。百济国可能已派出了遣唐使,不日将抵达长安,正泰,对这百济国,你应当是知情的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    可李世民却坚持道:“且不论你我乃是君臣,但说长者赐,不可辞,却之不恭。也不能这般一味推辞了。就这样吧,往后要时常入宫来拜见你的母后,看看你母后的身体。”

    今日第一章,别急,还会继续写,下午休息了一下,继续开足马力。

    无福消受!

    当然,现在的百济国,可谓是风雨飘摇,他们倒是想不接受都难。

    李世民皱眉,这样……百济国就未必肯接受了,这不等于将一半的司法权,交给了大唐?

    其实这话,真不是谦虚。

    为人母亲的ꓹ 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?

    “不是使者。”陈正泰很认真的道:“而是要让百济国专门设立一个官署,此官署名,可称为监察院或是御史院等等,主官由我大唐派出,最好从御史里挑选,抵达百济国之后,负有记录百济朝廷动静,纠弹百济百官朝仪,侦察与逮捕贪赃枉法的百济不法官吏,同时,在这监察院之下,还需设有一个专门的监狱,负责审问和关押。当然,名目上,这个监察院,还是隶属于百济国,只是所有的官吏,都受我大唐派出的御史指派。”

    可他是嫡长子啊ꓹ 又是自己亲生的,他将来不做天子ꓹ 谁来做呢?

    为人母亲的ꓹ 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?

    为人母亲的ꓹ 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?

    “除此之外。”陈正泰继续道:“还需让百济开辟一个港口,令我大唐在百济建立水寨,使我大唐可驻扎一部分水师。现在百济的水师已经全军覆没,他们现在面临新罗和高句丽人的威胁,我大唐愿用水师保护他们,想来他们也不会不接受。”

    长孙无忌忙点头,他还是清楚陛下对自家妹妹的在意的!

    于是他道:“既如此,那么观音婢好好休息。”

    进了楼,他率先坐下,接着又命人赐座。

    可他是嫡长子啊ꓹ 又是自己亲生的,他将来不做天子ꓹ 谁来做呢?

    “想法谈不上,儿臣的意思是,百济若要称藩,除了必要的所谓上贡称臣之外,还需满足我大唐几点要求。如若不然,这样的藩国,不要也罢。这其一:既为大唐藩国,那么,我大唐还是需派出流官前往百济。”